首页 行业新闻正文

艾滋病在中国大学生群体中飙升,年增长超30%

  1981年6月5日,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第一次报道艾滋病,目前全世界有3690万人感染艾滋病,死亡人数达到1200万,其中中国有75万左右艾滋病患者,艾滋病危害极大,死亡率极高,对全人类的健康产生了极大的威胁,虽然“鸡尾酒疗法”能够有效控制艾滋病进展,但至今仍未研制出根治艾滋病的特效药物,也还没有可用于预防的有效疫苗。

  近日,国际顶级学术期刊 Science 杂志发表了一篇来自中国疾控中心和清华大学医学院的文章:HIV upsurge in China's students(HIV病毒在中国学生群体中飙升)。本文对该文章进行翻译,方便大家阅读。  Guanqiao Li(清华大学医学院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博士后)

  蒋岩(中国疾控中心艾防中心参比实验室主任)

  张林琦(清华大学医学院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主任)

  三十年前,中国发现了第一个本土艾滋病毒/艾滋病病例。从那时起,艾滋病毒已经从吸毒者和输血接受者传播到一般城市人口,主要是通过性途径。

  根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(CDC)的数据,特别令人担忧的是近期大学生群体中感染了HIV病毒数量增加。在过去几年中,新诊断的感染HIV的大学生人数年增长率从30%-50%不等。 需要采取积极主动的做法,以提高公众对这一趋势的认识,并促进积极的预防和治疗措施。

  影响这种日益严重的流行病的一个因素可能是有限的大学前性教育,因为在中国,只有成绩排名前三分之一的青年能上大学,所以大学前教育的重点是学习成绩。

  最近的调查显示,大约一半的大学生接受过性教育,但这些性教育内容通常很少,不包括艾滋病和性传播疾病(STD)的预防措施;内容偏保守;而且这些性教育内容都是异性恋的,这也使得同性恋的艾滋病病毒感染相关的耻辱感持续存在。

  在中国,对待随意性行为的态度也更加开放了,大约60%-80%的大学生接受婚前性行为并且有多个性伴侣。再加上缺乏性教育,艾滋病和其他性传播疾病的传播的风险随之增加。

  中国社会传统的文化耻辱使得HIV病毒阳性和性病阳性的个人隐瞒其身份,在人群中成为隐形疾病传播者。

  另一个因素是社交媒体,它增加了对性内容的接触,并促进对各种潜在性伴侣的便捷联系。例如中国最大的同性恋社交软件 Blued,拥有4000万用户,其中约有50%的中国用户是年龄在18至25岁之间的年轻人。

  虽然中国政府宣布了2015年增加大学艾滋病医疗保健服务的政策,但目前的实施效果不佳。其障碍包括教育部门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,未能实施医疗预算,缺乏宣传艾滋病毒,以及学生缺乏预防和治疗的自我激励。

  那么前进的方向是什么?

  教育和医疗保健部门需要共同努力,为校园内的学生制定艾滋病预防和护理政策。学院管理者必须营造一个开放的艾滋病毒/艾滋病教育和意识环境,并在保护学生隐私的同时提供咨询和测试。学生组织可以与公共卫生专业人员合作,以更具吸引力的方式传播有关艾滋病毒/艾滋病的基本信息。

  例如,清华大学红十字会设计了一款创新且受欢迎的游戏,让学生在了解疾病的同时解决与艾滋病相关的谜题。教育活动应利用学生经常访问的互联网,移动电话和社交媒体。

  大学也可以提供一种易于获取的HIV感染检测方法。2018年,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通过40多所大学的自动售货机提供匿名的艾滋病毒尿检测服务。这不仅可以提供HIV病毒/艾滋病检测,还可以提高认识并提高学生艾滋病毒保护的动力。这种试点方法当然可以扩大到国家层面。

  ▲ 中国大学里提供HIV检测试剂盒的自动售货机

  中国的政策制定者也应该考虑学习其他地方取得成功的案例。例如,在美国,性传播疾病诊所有一些计划,通过这些计划为感染风险较高的人或要求进行HIV检测的人提供暴露前预防。

  用于预防艾滋病毒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Truvada预计将在未来一两年内上市,大学生应该获得这些药物,用于预防HIV病毒感染。更安全、快捷、低价的创新性男性包皮环切手术也应该提供给更多的大学生。

  中国可以采取许多行动来解决大学生感染HIV病毒/艾滋病的上升问题。这一问题上,中国面临的挑战是表现出更强大、更快速的行动意愿。

小编推荐阅读:

支付方式

刘彦春:如何诊断艾滋病?

全球艾滋病治愈第二例或将诞生,以后再也不必害怕HIV病毒?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