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行业新闻正文

年薪百万美金的总裁,如今却沾上艾滋病

艾纸网 行业新闻 2019-05-31 296 0 | 文章出自:艾纸网 艾滋病杜聪

  在介绍他之前,让我们先看一下他的简历:美国常春藤哥伦比亚大学学士,世界顶尖学府哈佛大学硕士,华尔街投行银行副总裁,瑞士银行驻香港联席董事,法国银行副总裁……这样一个妥妥的学霸,精英,他的一辈子肯定是,吃喝不愁,生活无忧。可如今的他,却沾上艾滋病,“沦落”到只能生活在中国的贫困乡村,究竟,他的人生是怎么了?!

  他,就是杜聪杜聪生于香港,14岁随父母到美国。刚到美国时,他受尽了各种歧视,可争气的他却一路开挂,学习成绩碾压所有人,用闪闪发光的学历证明了自己,本科毕业于:美国常春藤八校之一的哥伦比亚大学,硕士毕业于:世界顶尖学府哈佛大学。

  在年仅27岁那年,他就成为了,瑞士某银行驻香港的联席董事,29岁已荣膺法国投资银行副总裁。在事业上得到是李兆基和克林顿,这样上层人物的支持,他的大头照片更是被挂在法国,国家巴黎银行总部大堂的墙上。

  他是功成名就的金融俊秀,也是别人羡慕的天之骄子,90年代年薪就已高达百万美金,每天游走于精英聚集的上流社会,过着养尊处优,精致体面的生活,可以和洛克菲勒的曾孙女喝下午茶,也可以和林青霞一起去听昆曲……

  那时他的理想就是,成为华尔街最出色的银行家,而这对他而言不是神话,就近在咫尺。然而在1996年,他却突然做了一个选择,而也正是这个选择,让他彻底走上了“不归路”,也让他这金融巨子变得一无所有……

  因为工作上的关系,那时他经常被派到中国做调研,在和内地的不断接触中,有一次,他在河南发现了一个特殊的群体。在河南农村他曾走访过几个村子,发现那里几乎家家都有艾滋病病人。提起艾滋病,即使是现在,那也是等同于绝症的代名词啊,更何况那时!

  可这些中国农民之所以得艾滋病,仅仅是因为贫穷。他们为贴补家用常常去卖血,可很多血站非法经营,共用针头,甚至在提取血浆后,把被污染过的血液注回卖血者体内,导致许多农民感染艾滋病病毒。可他们哪里能买得起药物来治疗啊?只能一天拖一天,在阴暗潮湿的房子里毫无尊严的等死,那里的很多孩子也因此成了孤儿。

  而这些艾滋孤儿的命运更为悲惨,有的孩子从出生就携带艾滋病毒,还未长大便夭折在母亲的怀里,有的人将亲人逝去的怨恨,转移到孩子的身上,他们小小年纪就被冠上了不祥的名头。

  他看到一个瘦小的小孩,吃力地推着木头车,带着他患艾滋病的父亲晒太阳。他看到一个学前班的小女孩,画了连环画,画上,她对躺在病床的妈妈说:“妈妈,不如你卖了我吧,卖了我,就有钱买药来治你的病了。”紧接着的另一幅中,她又说:“妈妈,不要紧的,等我长大以后我会回来找你的……”

  他看到一个才七八岁的男孩,在电闪雷鸣的下雨天,走了十几里路,只为过来询问他抗病毒药物该怎么服用。这个男孩是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孤儿,他是多么渴望活下去啊。他看到一个妇女,坐在床上无助地哭泣,床下铺了几个麻袋几件破衣服,上面躺着骨瘦如柴,濒临死亡的患病孩子。

  他看到一位奶奶抱着两个孙子,两个孙子都因为父母而感染了艾滋,而孩子的父母早就去世了,奶奶拉着他的手,认命地说:“等我两个孩子都走了,我也该走了。”

  他看到一位患艾滋的母亲,在临终前满脸泪水地求助:我完了,我儿子也有艾滋,也许你救不了我的儿子,但一定要帮帮我的女儿,我想让她有一个读书的机会。

  这一幕幕中国艾滋病村里的悲惨,给了他心灵上极大的震撼!他说:我从未遇到过这样一个小小的地方,竟能有这样大的苦难,一户人家的老中青三代都处于,‘贫困’、‘疾病’、‘歧视’的三重打击。”面对眼前的人间地狱,他陷入了深深的痛思中,那时他经常半夜失眠,从睡梦中哭醒,不久后,他就突然做了一个决定:辞职做慈善。

  得知他的决定后,他的朋友们,都认为“阿聪是中了邪了。”家人反应更是激烈:“我供你读哈佛,不是让你出来做义工的。”可他却坚定地说:将来的事我看不见,现在的事,我不能看见了不管,这个世界少了一个银行家不会死,而这些艾滋孤儿们已经等不了了。

  其实他本也可以边继续当金融高管,边在业余时间做慈善义工,可他觉得,如果他半职去做,会帮助一百个孩子。但如果全职去做,就能帮助两百个孩子。浮生若梦,行大爱才是真谛。所以,他义无反顾地,终结了此前所有的光荣与梦想,至此踏上了救助中国艾滋病遗孤的征程。

  可现实远比他想象的要更残酷,有次他准备去农村了解真实情况,提前联系了当地一位医师,可对方却冷淡地说:“别过来。”后来他才知道原来不是医师不欢迎他,而是医师的电话被监听了。多数地方官员也都不欢迎他,还有过跟踪和警告。他悲愤交加,对当地官员说:“艾滋病这把火还在烧,我不是来调查起火原因、追究责任,而是来救火、救人的。”当地官员这才接受了他,说:我们欢迎,愿意让你进来。

  1998年,他成立了智行基金会,用自己先前的积蓄和筹资,深入中国各地的艾滋村来救助艾滋孤儿,第一年127人得到救助,第二年400人,渐渐地,总计资助资金达到2亿元,救助了近2万名的中国农村艾滋遗孤。

  “智行”还有个不成文的原则,基金会对受助对象是不设名额的,只要孩子们符合客观要求,就可以成为资助对象。对于自己资助的孩子,从面试到会谈,他都亲力亲为,给予关怀的同时,他更希望,让孩子们知道每个生命都是有尊严的。可艾滋病带给这些孩子们的阴影,还远远超乎他的想象。他看到有的孩子经常抓起拳头说,我长大之后要找那个买血的去报仇,他们的心中,充满了仇恨。

  他曾收到一封来自监狱的信, 歪歪扭扭的字迹写着:本来我刚入狱的时候,就想跟您联系,但是我没脸,是我辜负了您对我的期望……自从母亲去世后,我就彻底地变了,我恨,我恨所有的一切,我不愿母亲离开我,我想把她留住。他拿着这封信,读得泪流满面,自责、懊恼......

  他这才意识到,仅仅是物质资助,远不能让受艾滋影响的孩子们摆脱苦难,这些孩子用细细的腿脚,站立于这个世界,不得不面对这份与生俱来的灾难,他们就那样站着,低着头,承受着,可如果孩子们的内心不强大,不能克服被歧视的阴影,那么一生都很难“抬头做人”。于是他开始每天花更多的时间,和孩子们通过各种渠道来互动,帮助他们选学习专业,帮忙介绍他们工作机会,甚至还传授恋爱心得,他为孩子们,树立了一个,正向的长辈形象。

  他还努力让孩子们学习,画画、唱歌、舞蹈、戏剧等,从而帮助孩子们建立起生活的勇气。他还会每年都组织夏令营活动,带着这些农村、艾滋病家庭的孩子,去北京、上海、香港,走走看看。每次跟孩子们合照时,他就大声喊道:“杜聪肥不肥?”孩子们咧嘴笑道:“肥!”

  他在努力着,可当今社会,对艾滋病的歧视问题依然没有化解,他说,在过去的20年里,医疗水平获得了长足的进步,如果今天不幸人们感染了艾滋病,用药物治疗实现生命延长,已经能达到很好的疗效了,现代科技已经给了生命以希望,然而当下社会却给不了,这些孩子打开镣铐的钥匙。

  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做得越多,越感力不从心,他发现自己的做法是杯水车薪,以前从来不缺钱的他,从来没有现在这么为钱头疼过。他发现中国的艾滋遗孤竟有几十万,根本救不完,他陷入了深深的惶惑之中,暴食、失眠、噩梦折磨得他筋疲力尽,他常常在半夜醒来痛哭,满脑子想的都是:“有这么多人需要帮助,我的力量却这么小,该怎么办?为什么这个世界这么不公平?”那段时间他拍的照片都是没笑容的,还会不自觉地跟孩子一样握紧拳头。

  朋友白先勇得知他的情形后,宽慰他说:“尽管杯水车薪,但只要帮助了一个人,就已经是功德无量了。”他也猛然顿悟了,是啊,这就像是海滩上成千上万,快要被干死的海星,我们只能一个个把它抛到海里去,可能对一个世界,我们帮了千分之一、万分之一,但是对于被我们抛回海里面的那个海星,就是帮助了百分之一百,他拯救不了所有的孩子,但对每一个被拯救的儿童来说,都是有意义的。

  从此,他更加努力地,四处奔走筹集善款。每年都要在高校、公益组织,和企业间,进行四五十场的演讲,二十多年来风雨无阻!他幽默地评说辞职后的变化,“比以前更忙,一文不挣,全年无休。”在他的努力下,现在,他的智行基金会已经成为,民间艾滋救助力量中,最正规、最有效的楷模。至今,他已资助了20000多个孩子,其中2510名孩子考上了大学,有的考上了清华、北大,甚至还有去美国、法国留学的。曾经他担心活不下去的孩子们,一个个地都勇敢地站了起来。还有的成为了中医师,拿中药给他,叮嘱他照顾自己,他感慨这命运实在奇妙,他说:谁能料到以前“我医他”,现在“他医我”?

  有很多农村孩子很优秀,但不一定适应去上学读书,他就会资助这些孩子,去技校里学习手艺。因此他也培养了很多顶尖的面包师傅。被资助的孩子在2016年法式面包世界杯上得到第四名每年暑假,他都会安排,一两百位受助大学生回到自己的家乡,进行家访,以自身的经历,鼓励那些还年幼的“艾滋遗孤”。这些大学生常常跟农村的孩子说:“你看我也是个艾滋孤儿,我也是在这个村长大的,我现在已经读大学了,你不要放弃自己,你也可以像我一样好好生活,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命运。”

  他让艾滋遗孤有了全新的人生,可他自己的人生却戛然而止了,直到现在,他也没有结婚,也没有孩子,可他毫不在意,他笑着说,他拥有了20000个孩子。孩子们都亲切地叫他“杜叔叔”,对这些孩子们而言,他就是他们如父如母,最亲的存在。孩子们结婚了,都一定要请他到场。

  现在的他还继续坚定地,走在这条不归路上,哪怕千山万水,艰难险阻,他早就做好了陪孩子们,一起走更久更长的准备。善良是一个人最好的风水,心地如此善良的他,心里一定是风光无限好! 他把一个个孤儿从流浪的路途、失足的边缘拉了回来,他在渡那些孩子,携领千千万万个孤儿脱离苦厄,那些孩子也在渡他,完成了他人生最庄严的“救孤”悲愿。他就这样,和艾滋遗孤惺惺相惜,成了艾滋病这场全人类的浩劫里,相互依存,相互取暖的盟友。

  曾经,这位投行副总裁计划的退休生活是,在瑞士林间买一栋小木屋,安静地享受生活。而如今,他却希望自己的公益救助,在中国的乡村木屋里广泛传播,他曾在微博上向所有人发问:你活在你的黄金时代吗?你所处的时代,你有什么特别看不顺眼的,你就去尽力把它改变,那它就接近黄金时代了。

  社会浮躁而繁杂,他却用一颗赤子之心,守住了人类道德的一片净土,为孤独的孩子们点燃了一盏明灯,他是生活的智者,抛却功名利禄,洗却繁华浮躁,温柔坚定,简单纯粹,创造了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!投身一份伟大的理想,无愧一段美好的青春!杜聪,我们为你这样的社会真精英,致敬!点赞!

小编推荐阅读:

艾滋病有什么症状,得了艾滋病会怎样?

联系我们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